打车花670又向的哥借50 女孩下车时说:没钱   发布时间:2015-10-09 10:05:32

打车花670又向的哥借50 女孩下车时说:没钱

  打车费670 又向的哥借50 女孩下车时说:我兜里没钱

  东北网9月30日讯 今年30岁的王铁坚是哈市天鹅一公司的一名出租车司机。他干这行不到5个月,却碰到了有些干了十多年的老司机都碰不上的乘客。

  哈市到胜利镇打个来回 出租车都跑没油了

  28日11时左右,王师傅在南岗区红旗大街与淮河路路口拉到一位二十多岁的女孩。女孩上车后说往东边走,却没说具体去哪。“往东边走是阿城、宾县,上哪去啊?”“那就往宾县走吧。”于是一脚油门,俩人便往宾县开去。

  因为路不熟,14时左右一问才知他们已经过宾县50公里,到了胜利镇。

  “车快没油了,我就去加油,她也跟我下车了,又向我借了50元买了甜杆和裤腰带,说这裤腰带是送她对象的。”王师傅说。

  此时计价费显示已经三百多,王师傅问,“还往前走吗?”小姑娘说,“咱俩回去也行。”于是王师傅又往哈市开。

  “回来路上她向我借手机打了俩电话,一个给她妈打的,说已到哈尔滨了,在电话里还说要找对象,啥时候找到了啥时候回去。还有一个是打给她对象的,电话里管那边叫老公,说什么去看四五次都不让她去看,我也没细听。”在回哈市途中,王师傅断断续续听女孩聊天,原来女孩家在辽宁,坐大客27日23时许来到哈市,在路上把两部手机都扔了,但原因不清楚。

  当俩人返回哈尔滨后,女孩又提出让王师傅再借她点钱,说冷要去中央大街买衣服。

  这让王师傅心里犯起了嘀咕,此时计价器显示已经跑了670元钱。王师傅提出先把车费结了,女孩突然说没钱。王师傅拨打了报警电话,17时许带女孩来到太平大街派出所。

  女孩母亲:

  我女儿有精神病

  太平大街派出所民警通过调取女孩身份信息得知,女孩21岁,家住辽宁盘锦。对于为何来哈市,女孩却不多说。他们随后与她的母亲张女士取得联系,她表示他们现在就赶往哈尔滨,希望民警在这边稳住女儿,不要让她继续乱跑。

  28日19时许,记者来到道外公安分局太平大街派出所。女孩此时正在一楼警务室睡觉。记者拨打张女士的电话,通过了解得知女孩有精神病,这次来哈市说要找她对象。

  张女士说:“我姑娘2013年跟对象生了一个孩子,因为年龄不够就没登记,2014年俩人分开,孩子归男方抚养。这阵子男方家突然不让她去看孩子了,她给孩子买的东西送了好几次都没送出去。因为这事儿还有一些压力,就有点精神错乱了。我是一个精神疾病患者,得过12年精神分裂症。根据我女儿这些症状,我和一直给我治疗的精神病医院大夫通电话,大夫说她有狂躁症迹象。我这几天正打算带她去看病,她不去看就跑了。”

  张女士说,28日下午接到女儿的一通电话,说已经到哈尔滨,来这找对象,找到就找找不到就拉倒。“她对象根本没在哈尔滨,就以前来哈尔滨玩过一次,她兜里就二百块钱能上哪。”张女士电话里赶紧跟女儿说,“你赶紧回来,你要回不来妈去接你,你打车回来都行,妈给你拿打车费。一通电话结束后,女儿又没了消息,晚上便接到了派出所打来的电话。”

  女孩父母凌晨四点半 赶到哈市接走女儿

  “女孩来到派出所后有些不安,也不愿意说话。我们看她冷就把警服给她披上了,又让食堂给她做的热馄饨。带她来的出租车司机给她买的面包、肠、水。”民警说。

  21时许,女孩一觉醒来,在与记者聊天中谈吐正常,并未看出明显异样。

  女孩说,她27日23时许坐大客到的哈尔滨,想随便转转便打车去了呼兰,又从呼兰回到哈市,来回总共花了近170元钱。

  与记者交谈后女孩再次睡去。29日4时30分许,女孩父母赶到太平大街派出所,在感谢完民警和王师傅后带女儿离开。“女孩父母要把670元打车钱全给我,我最后收了300元加油费。”王师傅说。





拉蒂搜索,让你体验无竞价排名的搜索引擎!精彩词条推荐:1.76精品传奇

上一篇:美移民人口4240万创新高 亚洲新移民增幅最快
下一篇:男子耍酒疯大闹急诊室 摔坏医疗仪器获刑6个月

热点文章
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