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钱捐给一个有三套房的土豪,是怎样的酸爽   发布时间:2019-03-04 09:02:06

把钱捐给一个有三套房的土豪,是怎样的酸爽

  【花儿街参考】 出品

  把钱捐给了一个有三套房的土豪,是什么样的酸爽。

  (一)

  党九丢给我一排拟题为《罗一笑,你给我站住》的文章。

  "转发一下,文章每转发一次,就会有个机构给这个白血病的小女孩捐一块钱",党九说。她转发了,正在找渠道捐钱,出钱又出力。

  我扫了一眼朋友圈,党九并不孤独。那种转发的界面就像北京今天的雾霾,浓郁到模糊了世界。

  如果你没看过这篇文章,我来向你普及下前情。

  这是父亲罗尔,为患白血病的女儿隐形募捐的文章,说隐形,是因为人家确实没明着要钱。

  按照文章提供的信息,罗一笑,5岁的白血病患者,正躺在重症监护室里,每天的花费达3万元。她的父亲罗尔,正经历着一个男人惨烈的中年危机,罗尔的父亲重病,无钱医治;罗尔的儿子刚上了大学,生活费捉襟见肘;罗尔的妻子多年在家相夫教子;罗尔自己供职的媒体半死不活。

  罗尔有个做生意的朋友叫刘侠风,刘侠风的公司小铜人,做互联网金融品牌营销和粉丝运营。刘侠风给罗尔出了个非常有互联网思维的主意——把关于罗一笑的文章发在自己公司的微信公众号"P2P观察"上,文章每被转发一次,小铜人就给罗一笑捐一块钱,50万封顶。

  刘侠风的主意砸中了互联网传播的七寸。罗尔的文章写的很催泪,身为人父的感情真实,《女报》杂志的主编也知道如何在文字上拿捏用力。

  然后,一个日行一善的机会,就被摆在了党九的面前。

  这篇文章,自11月25日罗尔个人微信号早上推送以来,点赞数突破10万+,阅读量大约已近千万,通过官方微信打赏捐款,加上其他各途径的募捐,捐款总额已超200万。

  (二)

  不过,很快就有人看不下去了。

  第一个跳出来的,是罗尔身边一些略知内情的人。他们透出了罗尔在深圳有一套房、在东莞有两套房的消息,也扔出了质疑,罗尔不是穷人,为什么先向大家伸手。此后,罗尔也向媒体确认,他有三套房,不过在东莞的两套房,房产证还没办好,没有办法交易。

  第二个跳出来的,是医院和相关部门。

  刘侠风在公众号"P2P观察"发表的文章《耶稣,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》中说,罗一笑每天的医疗费用少则一万出头,多则三万有余的费用,一大半少儿医保走不了。

  医院和相关部门拍案而起,罗尔你灌你的心灵鸡汤,刘侠风你做你的生意,但是这种一病就返贫的锅,我们可不背!

  在舆论斗争中吃了许多年亏的公立机构,现在也学精了,人家少表态,多拿数据说话。

  有大V扔出了一个据说是深圳社保部门的回应,罗一笑住了两次院,一共花了8万多块钱,自费比例14.48%。

  医院也给了一个更详细的账单

  第三个跳出来的,我不知道他是谁,我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,他说罗尔现在的老婆是小三上位,女儿得了白血病,是因为罗尔跟小三重新装修了房子。

  刘侠风在后续的回应中说"罗尔的婚姻,是他的私生活。我关心的是罗一笑的病,和需要的钱。搞花边新闻的希望你们滚远点。说风凉话永远比做事容易"。

  事情到这里忽然就很讽刺了,我以为捐款给一个岌岌可危的家庭,结果对方是个有三套房的土豪。呼吁我们转发捐款的时候,给我们看的都是夫妻恩爱的场景,忽然有人爆出了小三上位这样的消息,不容分说,就让我们滚远点儿。

  (三)

  罗一笑住院究竟花了多少钱,我觉得没有医院和社保说的那么少。

  罗尔说,11月份以来,罗一笑在重症监护室,使用的很多器具和治疗是不在报销范围内的,花费就不好统计。

  刘侠风晒出了两张罗一笑的单日住院账单,一张金额是15381.17元,另一张金额是16974.68元。没有医院说的那么少,但也没有他之前在文章里说的,单日3万多元那么多。

  至于罗家的经济状况,刘侠风说,罗尔2002年在深圳买了一套房,其中一半的钱是从杂志社借的。

  2014年-2015年,罗尔分别在东莞买了两套房,两套房总价值100万元,贷款42万元。现在这两套房子,罗尔每个月收租可以收到租金5249元,但同样是这两套房子,每个月需要还房贷5200元。至今尚未交房、没有房产证、没法变现。

  罗尔的老婆没有工作,从今年年初开始,罗尔每个月只有4000块钱收入。

  不知道你发现没有,罗尔和刘侠风说话有个技巧,都在他们想让你集中注意力的环节上特别用力。

  罗尔买房子的钱有一半是从杂志社借的怎么了?为什么不聊聊2002年在深圳买的房子,现在值多少钱了?

  东莞的两套房子总价100万元,是买价还是现价?

  罗尔现在每个月的收入是4000元,那么这个家过去都没有积蓄吗?

  我想说的是,这个家确实遇到了困难,但是这个家并不穷。并没有你们的文字雕塑出来的,那样无路可走。

  (四)

  与罗尔相似,刘侠风也有过10年的媒体从业经验。

  这两个男人,都太知道如何让文字,迸发出挑逗人心的力量。这句话我说过很多次,这世界上最肮脏的,就是拨弄人心。

  党九又发了朋友圈,说她的善意被滥用了,说她受到了伤害。

  罗尔在回应说,如果有人觉得被骗,提出来,我会退打赏的钱给他们。

  刘侠风最近的表态是,他们正在跟相关部门沟通,会跟相关部门一起,把善款用于更多白血病儿童。

  我只想说,一个不真实的故事得来的捐款,你有什么权利代表他人处置这笔钱?

  我不知道有几个人还记得那个叫许涛的年轻人。

  2012年,北京化工大学学生许涛通过微博募捐拯救患白血病的父亲,许涛说的是借,并承诺3至5年内还款,几个月的时间,许涛募集到50万元。

  借钱时,许涛还在读本科阶段,他已经在做一些科研项目。据说大二时,他已在科研水平很高的实验室开始学习,大三又参与了太阳能电池薄膜项目。他本想考研,然后专门从事这方面的研究。

  但他没有,为了还钱,他去工作了。

  三年后,曾经给许涛过捐款的曾鹏宇发微博说,收到许涛汇过来的钱款——在原来捐款的基础上,还多出10%利息。那条微博转发超过10万。那时候,许涛的父亲已经去世了。

  在还钱的过程中,许涛没有接受过任何媒体采访。我特别喜欢这个态度,干净、倔强、独立、风骨。

  (五)

  最后,我说两个细节。

  第一,按照罗尔的文章提供的信息,他的父亲病重,怕他花钱,誓死不去医院,只愿在家等死。这么说很残酷,可是罗尔是否用爱罗一笑的那份心力,去爱他的父亲了?

  第二个细节,今天早上很多朋友刷屏转发《罗一笑,你给我站住》时,加了这样一句话"每转发一次,就会有机构捐一块钱"。

  其实刘侠风承诺转发一次捐一块钱的,并不是这篇文章,而是发在小铜人旗下公众号"P2P观察"上的那篇《耶稣,别让我做你的敌人》。(这也是为什么,这件事后来有了一个"带血营销"的帽子)

  也就是说,即使是被套路了,许多人掉进的坑都不对。如果你愿意多花5分钟了解下情况,至少能整明白,可以帮罗一笑拉到钱的,是哪篇文章。

  你连是哪篇文章都没整明白,就着急转发,能不掉坑里么?

  如果当时没这么轻易的善良,后来怎么会那么容易的受伤。

  至于小铜人那个转发一次捐一块钱的捐款设计,如果想捐钱就好好捐,搞什么转发一次捐一块钱。如果非要转发一次捐一块钱,就别设个50万的上限,一直捐下去好了。

  善意是水,欲望是火。烧着烧着,就把大家都烫伤了。

  北上广的房价将依然坚挺,罗尔愿意卖文、卖脸,依然不愿意卖房。

  贪财好色的花儿街致力于为大家带来更有价值的阅读。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花儿街参考(zaraghost)、作者,侵权必究。

推荐阅读/观看:白沙洲公司注册 https://www.whrdpx.com/gongsizhuce/city_Baishazhou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