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岁打工男孩外滩踩踏中遇难 已买好回家火车票   发布时间:2015-04-19 12:21:26

17岁打工男孩外滩踩踏中遇难 已买好回家火车票 市民为遇难者点上蜡烛祈祷。京华时报记者陶冉摄 市民为遇难者点上蜡烛祈祷。京华时报记者陶冉摄

  2014年12月31日,上海外滩陈毅广场上人头攒动。23时35分,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,但是36个年轻的生命,却停留在了2014年的最后时刻。

  17岁男孩陈昌胜

  本希望自己能“跨进2015年”的他,怎么也没想到,提前买好的那张火车票,永远无法把他带回父亲的身边。

  17岁的陈昌胜怎么也不会想到,自己再也跨不过这个新年。2014年12月31日,距离新年已不到半个小时。依据往年的惯例,陈毅广场观景台是观看“灯光秀”的最佳场地。

  当晚,上海市公安局发布微博提醒市民:外滩人数已经饱和,请择地跨年。

  吵闹声,欢呼声,黄浦江上的汽笛声……在嘈杂的人群里,每一位慕名而来的观众,都是沧海一粟,在拥挤人潮中摩肩接踵,随波而动。最终,连接陈毅广场和上方观景台的17级台阶处,发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。

  两股人流的强烈对冲,导致中间观众受到强烈的挤压。面对突如其来的巨大压力,夹在人群当中的陈昌胜,没能如愿看到新年倒计时,也没能跨到2015年。

  陈昌胜出生没多久,母亲便因生他大出血去世,他和爷爷、父亲相依为命,一家三口只种着2亩薄田。除此之外,家中所有的经济来源只有父亲陈刚的打工钱。70多岁的爷爷,还身患冠心病、哮喘、高血压等疾病。

  初中毕业以后,陈昌胜便在山东老家的技校里学汽修,希望能早一点进入社会,给拮据的家里出点力。然而,只学了不到一年,由于交不起高额的学费,陈昌胜只得前往上海,靠在同乡店里帮忙度日。

  2014年的最后一天,上海彰显了其“魔都”的气势,但气温并不像节日气氛那样“狂热”。陈昌胜这天只穿了一件红色的棉背心,同乡怕他感冒,劝他别出门,他却说,想去外滩感受跨年的气氛。

  元旦前,陈刚曾打电话给儿子,希望他能回趟家。“他说元旦就不回家了,过年再回来,然后回学校继续学汽修。”陈刚说,孩子已经买好了腊月二十六回家的火车票。此后,父子俩再没通过电话。

  “带着对2014年的不舍,一起跨进2015年。”“愿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新年快乐。”这是跨年倒计时前,陈昌胜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发出的最后两条消息。本希望自己能“跨进2015年”的他,怎么也没想到,提前买好的那张火车票,永远无法把他带回父亲的身边。

  同乡听到踩踏事故发生的消息,赶到观景台石梯处,看到倒在地上的陈昌胜,吓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1日凌晨,陈刚接到儿子出事的电话,却不知道儿子是生是死。当他赶到上海第一人民医院时,医院已经被封锁,得不到任何信息。下午4点,陈刚和亲戚们才被允许进入大厅等待消息。

  等待辨认儿子的过程中,陈刚或站或坐,沉默不语,眼睛一直盯着地面,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。其他家属等得着急,或来回踱步,或与民警争辩,陈刚只是抬起头看上一眼,依旧沉默不语。他手中的烟,一支接着一支地燃烧着。

  晚上11点左右,工作组把陈刚一家带到医院食堂,通知了陈昌胜死讯。香烟上忘了弹掉的烟灰瞬间掉了一地,等了一晚的陈刚,眼泪夺眶而出,如同散落在地板上的烟灰。最终,他也没有去殡仪馆看儿子最后一眼。

  陈刚10岁的时候母亲因病去世,儿子的事情发生后,只有自己的几个堂兄弟陪他赶到了上海。远在山东滕州老家的老父亲,一人独自在家。丧子之痛的心情难以平复,陈刚却不敢把这一噩耗告诉父亲,他们一家人都不知道下一步怎么走。

  目前,他们仍住在工作组安排的宾馆内,一分一秒地消耗着时间。

  21岁女孩晓雪

  让蔡先生没料到的是,晓雪的人生竟会如此短暂。3天之后,上海外滩一场“并不存在”的灯光秀表演,使她花一样的人生就此凋零。

  “她就想当一个律师,没想到还没工作就已经没了。”舅舅蔡先生提起陈毅广场踩踏致死的晓雪(化名),泪水在红红的眼眶里打着转,最终还是没能忍住。

  21岁的晓雪,是上海华东政法大学法学专业的大四学生。在舅舅的眼中,出身农村家庭的晓雪学习一直很勤奋。去年上半年,晓雪作为交换生到荷兰留学,并在去年年底参加了2015年的研究生考试。

  研究生考试之前,晓雪拿到了律师从业资格证书。晓雪曾经告诉舅舅,她准备在考研结束,找一个律师事务所当律师。“她很喜欢从事法律行业,想挑战一下自己。”

  考研结束的当天晚上,晓雪还与舅舅联系,担心自己考的成绩不好。蔡先生一再安慰她,考研只是人生的一个选择,考不上也是自己的一份经历,毕业以后找工作也能给自己增加很多的人生阅历,希望晓雪能够和同学多出去玩一玩,放松一下自己。但是,让蔡先生没料到的是,晓雪的人生竟会如此短暂。3天之后,上海外滩一场并不存在的灯光秀表演,使晓雪花一样的人生就此凋零。

  1 月1 日早晨,朋友圈一片新年的祝福中,蔡先生得知上海外滩发生了踩踏事故,并有多人伤亡由于担心晓雪的安全,他多次拨打电话,但是始终无人接听。与学校联系以后,蔡先生得知,学校正在统计学生情况,暂时没有晓雪的消息,与其同行的女生也处于失联状态。蔡先生无法承受在家中等待的压力,决定带着晓雪的父母亲自到上海寻找她的下落。辗转多家医院,蔡先生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看到了一张照片,但是由于面目变形严重,他不敢确认那就是晓雪的照片。“其实我们心里也很清楚,那些都是死者的照片”。当工作人员说让家属准备后事时,晓雪的父母瘫坐在了地上。当天晚上,工作人员通知家属前往殡仪馆认领尸体,晓雪的父母才得以看她一眼。

  回忆起晓雪生前的故事,蔡先生几次抹泪。在他的眼中,外甥女一直很乖巧懂事,下了很大的功夫才从农村考到上海的学校读书,近一年来,她几乎每天都泡在图书馆和自习室用功复习,离家乡很近,却很少能回去。作为亲戚中年纪最大的孩子,晓雪学习努力又聪明懂事,是所有弟弟妹妹的榜样。得知姐姐在上海出事以后,蔡先生的女儿每天打好几个电话,询问姐姐的情况,蔡先生却一直都没敢告诉女儿真相,“她们两个关系特别好,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讲”。蔡先生一直担心,女儿不知道能否承受住姐姐去世的消息。

  蔡先生明白,孩子已经离去,他不得不和家人一起面对这个令所有人都难以接受的事实。在上海市政府工作人员的安排下,他和家人住进了临时安置点,

  等待着相关部门进行善后处理工作。“我们只想有人能告诉我们当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孩子的善后工作怎么安排。”但是,除了临时安置点的几名工作人员负责劝慰他们,善后工作却一点消息都没有。考虑到

  老家地方的风俗,蔡先生希望能够再看孩子一眼“把她带回家”。

  京华时报记者施志军聂辉

(原标题:跨不过去的新年)

编辑:SN123